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教育论文 >> 职教论文 >> 正文

        我国职教的重要使命

        摘要: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加大职业教育发展力度的目标和若干措施,释放了我国高职教育即将迎来大改革大发展的信号.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今天,我国的高职教育承担着促进就业、提高低收入者收入、助力脱贫攻坚的重要使命,并在提高劳动者素质、培育技术技能型人才、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方面有着重要意义.全社会应当重新评价我国职业教育的地位,职教工作者们也应当把握机会,调整思路,使职业教育顺势加速发展.

        关键词:政府工作报告;高职教育;脱贫攻坚;转型升级

        1办好职业教育,助力脱贫攻坚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整体经济水平得到了巨大提升,相当多的中国家庭过上了富裕生活.然而,受各种条件限制,在广大内陆地区、山区、少数民族地区、农村地区,仍有相当数量的不富裕群众,其中一些群众收入水平甚至低于国家贫困最低标准,生活相当拮据.曾有七年陕北知青经历的习近平总书记对这一情况非常了解,历来对扶贫工作高度重视.可以说,缩小贫富差距、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既是对邓小平由“先富”到“共富”的改革开放规划的落实,也是对习总书记“加快贫困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为到2020年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而奋斗”号召的响应和贯彻.作为以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为目标的职业教育,注定将在脱贫攻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改革开放新时期发挥独特的作用.在我国的高等教育中,职业教育(本文特指高等职业教育,下同)与本科教育(含研究生)是两种主要的类型.相比之下,本科教育的选拔标准较高,对学习者的知识基础及学术背景要求较严,主要培养学生的学术素养和科研能力,重基础科学研究,所学知识偏理论型,通常不能直接将成果运用于生产实践;职业教育则选拔标准较低,对学习者的知识基础要求较少,主要培养学术的生产服务技能和实践能力,重操作技术学习,所学知识偏实践型,一般可以直接服务于生产劳动.因此,由于家庭条件和教育资源的限制,贫困地区的学生考上本科就读的机率要远远小于较富裕地区的学生;同时,本科教育所训练的学术及科研能力对于多数持“毕业后赶快谋生赚钱”想法的贫困地区学生来说实用性是较低的.相反,职业教育以其较低的门槛,可以为广大贫困地区学生提供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职业教育所训练的生产和实践技能,又可为这些学生提供直接的和优质的就业谋生手段.这样,广大贫困地区学生就可以通过就地或就近接受职业教育,提升综合素质,掌握实践技能,毕业后在企业谋取带有一定技术性的工作岗位,靠手中技术获取较高的劳动报酬,从而改变自身和家庭的贫困面貌.因此,单就帮助低收入群体增加收入而言,职业教育比本科教育能够发挥的作用更大.习近平总书记也曾深刻论述过发展职业教育对于脱贫和就业的意义.在2014年6月召开的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职业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广大青年打开通往成功成才大门的重要途径,肩负着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的重要职责,必须高度重视、加快发展”,“要加大对农村地区、民族地区、贫困地区职业教育支持力度,努力让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显然,习总书记在讲话中谈到的“打开通往成功成才大门”、“促进就业创业”、“让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指的无疑就是职业教育在助力贫困地区学生高质量就业、带动脱贫致富上的独特作用.不仅如此,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会上,他又再次指出“世界上没有坐享其成的好事,要幸福就要奋斗”.习总书记对于“奋斗”的看法正好为我们理解新时期中央的扶贫政策、理解发展职业教育对扶贫的重要性提供了理论指导.正因为“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新时期的脱贫攻坚才不可能仅仅是“送钱送物”的“输血式”脱贫,而更主要是激发群众生产创业积极性、引导贫困地方发展合适产业、鼓励群众靠生产劳动致富的“造血式”脱贫.正因为“要幸福就要奋斗”,接受扶贫的群众才不能仅是被动的“等、靠、要”国家的援助,而应该主动加强劳动素质、练就谋生本领,以自我的奋斗来取得幸福.在这种意义上,做好职业教育本身就是一项重要的扶贫工作,它能使就读的贫困学生掌握足以改变自身和家庭面貌的生产技能,是“授人以渔”而非“授人以鱼”.

        2办好职业教育,推动经济转型

        2018年5月,著名科技企业奥林巴斯宣布关闭在中国的所有相机工厂,并将其转移至越南.实际上,由于近年来中国人力成本上升和全球制造业利润下滑,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将原本设在中国的工厂迁往人力成本更低的越南、印尼等东南亚、南亚国家,这暴露了我国近几十年的制造业发展存在着明显弱点和局限:制造业整体上大而不强、产品档次整体不高、自主创新能力弱、产品容易被替代,等等.对此,中国制造业要想在全球竞争中保持乃至扩大优势,就必须完成由单纯劳动密集型向拥有更多技术含量和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型,完成由低端制造向中高端制造的转型,完成由主要依靠价格和数量取胜向更多依靠质量和创新取胜的转型.一句话,要从“中国制造”升级为“中国智造”和“中国创造”,使中国由“制造大国”变为“制造强国”.因此,经济结构升级和转型关乎中国经济发展的大局,影响到中国经济在未来数十年的国际竞争力,并且关系到中国能否在2050年完成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奋斗目标,意义重大.正如习总书记提出,要“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这“三个转变”无疑为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不过,经济转型是一项全面系统的工程.为了真正完成这“三个转变”,除了要在科技创新、产业升级等“硬实力”上下功夫,还必须增强“软实力”,提升劳动者素质,打造一支技艺精湛、本领高超、爱岗敬业、精益求精的劳动力队伍,为产业升级提供人力资源支持.为此,习总书记在2016年提出了要在全社会弘扬“工匠精神”,培育“大国工匠”.“工匠精神”一词迅速火遍大江南北,成为各界热议的话题.而在高等教育领域中,难道还有比职业教育更适合承担“工匠”培育使命的教育类型吗?与职业教育相比,本科教育始终是精英化的,其传授的基础科学知识和学术研究能力虽能在长远推动社会进步和科技创新,却难以在短期内走向应用,服务于企业的生产经营;同时,本科教育选拔的高标准和就读人数的限制也使得它只能被一部分群众接受,而不可能为广大一线劳动者的素质提升做出贡献.只有职业教育才能在最大程度上,为最大数量的劳动者提升最具实用性的知识和技能教育.两种教育类型的这种差别,在二者开设的专业上就有十分鲜明的体现:本科教育开设的是数学、经济学、计算机和生命科学等,而职业教育开设的是数控技术、汽车营销、焊接技术和机械制造等.显然,在“工匠精神”成为潮流的今天,在培育“工匠”方面,职业教育比本科教育更能担当时代的弄潮儿.在高素质劳动力服务企业生产和产业转型上,实业家们很有发言权.江西气体压缩机有限公司车工组组长陈赣飞认为:“随着智能制造产业的高速发展,不仅一些特种零部件的生产需要技术娴熟、灵活度更大的人工完成,而且制造企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需求也在大大提升.”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百宏聚纤科技实业有限公司品管部主任粟琼也认为,“产业工人是整个制造业的主力军,高端人才的设计理念和高质量的产品最终都需要经过产业工人变为现实,智能自动化的新设备更是对一线工人提出了较高的文化素质要求以及不断更新岗位专业技术知识的要求”.只有人“智”,产品才能“智”;只有人强,企业才能强.技术技能型人才正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最需要的.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认为:“要改革教育制度,让职业技术教育在国家有更高的社会地位,让工程教育在高等教育中有更大的分量”,“要提高工匠的地位,通过物质奖励和精神鼓励等手段,培养一批专家和技术工人,扎根基层,扎根专业领域,让工匠在社会上有职业声望、更高的获得感和荣誉感.”可喜的是,我国职业教育在近些年来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2018年全国高职院校1418所,占全部普通高校数量的53.24%,招生368.83万人,占全部普通本专科招生的46.63%;现代学徒制全面推进,校企合作走向深入,职业教育为社会各行业输送了大量技术技能人才,成果累累......据教育部数据,在现代制造业、新兴产业中,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可以说,做好职业教育本身就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个内在环节,它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劳动者队伍的素质,为产业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高技能人才.

        3从“弯道超车”到“换道超车”,职业教育的新思维

        “换道超车”是阿里巴巴主要创始人马云先生2019年1月12日在海南省人民政府企业家咨询会议成立大会上提出的一个富有创见的概念.马云在会上认为:“要换道超车,我是不太相信弯道超车;弯道超车是容易翻车的,而人家在前边也不会给你弯道超车.所以我们要换道超车,在另外一个道上和别人竞争.不能只盯着别人有的东西,而要做别人没有做的东西;跟车是永远无法超车的.”笔者看来,这一见解非常适用于描述我国职业教育的困境,并指出了破解方法.长期以来,我国职业教育一直被视作是高等教育的低级形态,社会上普遍认为学生在不具备接受本科教育的能力的条件下,才会选择职业教育,将职业教育视为本科教育“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和附属物.正因为如此,一些职业教育工作者对于自身工作的积极性不高,抱得过且过的心态,认为反正已经低于本科教育,不可能有更大的发展;一些职教工作者则将职业教育发展的最好前景定位为“升本”,即通过自身的努力摆脱职校身份的“束缚”,向本科教育转型.这显然是“弯道超车”思维:职业教育与本科教育同在一个“车道”上行驶,并只能跟着本科教育跑;部分职业学校纵使能够利用“弯道”加快速度,但最终不过是融入本科学校的车流,并不能真正超车.实际上,职业教育是与本科教育根本不同的两种教育类型,不应把本科教育的模式定为标准,并以之衡量和评判职业教育的发展,这是对职业教育的一种不公.长期以来,职业教育在招生考试、职称评审、学历认可等方面都没有将自身的独特性充分体现出来,套用本科教育模式和评价体系的结果就是“在人屋檐下”,处处都“矮人一头”,自身的价值始终被低估.只有变“弯道超车”为“换道超车”,充分发挥职业教育的特殊价值,“独领风骚”而不“人云亦云”,才能给我国职业教育找到一条前景广阔的金光大道,不但加速,还能最终超车.广大职教工作者们应当对自己从事的工作有更充分的自信,增强使命感和创造性,克服“矮人一头”的心态,以更大的勇气和更优秀的业绩迎接我国职业教育春天的到来.

        4结语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认为:“我们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根本目标是实现共同富裕”,“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习总书记也曾多次提醒全党“不忘初心”.毫无疑问,当前进行的脱贫攻坚伟大工程就是为了最终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我国社会主义本质的体现.而职业教育,正可以通过为低收入群众提供技术技能教育而使后者获取更好的谋生手段,以劳动致富;办好职业教育,或许本身就可视作扶贫工作中长期而重要的一环.同时,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我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减,中国经济到了转型升级的关头.在此情形下,必须切实加强劳动者素质,把中国的“人力优势”转为“人才优势”,落实习总书记“把提高职工队伍整体素质作为一项战略任务抓紧抓好”的指示,“推动建设宏大的知识型、技术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以顺应时代发展和产业转型的需要,实现由“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和“中国创造”的转变.2014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上做出重要指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把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更好支持和帮助职业教育发展,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实人才保障”.笔者认为,在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今天,我国的职业教育肩负着缩小贫富-城乡差距、提高劳动者素质、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使命,对其意义怎么高估都不为过.全社会应当重新评价职业教育的地位,全体职教工作者们也应当把握机会,调整思路,变“弯道超车”为“换道超车”,使职业教育顺势加速发展.初理想铭记不忘,新征程勇立功勋.改革开放40年来的伟大成就,正激励着我们奋勇前行.光荣属于我国职业教育!

        作者:高翊凯 单位: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